首頁 > 資訊 > 行業新聞 > 正文

讀27歲茂名烈士李卡的獄中遺書,重溫共產黨人的初心使命

2019-11-03 15:35:16 本文來源:學習時報

秋葉開始泛黃的時候,我作為廣東省委主題教育第七巡回指導組的副組長,到湛江、茂名、陽江三個地市開展工作。在茂名,我被當地烈士李卡獄中寫下的遺書震撼了——

朋友:

當白色的恐怖正在蔓延著,死亡之魔在狂吼的時候,這不是一個兇信,而是一個喜兆,你接到應該為此而快樂,因為任何魔力明知是消滅不了我們,而自己的心正在發慌,又故意裝出殘酷的面子,干盡傷天害理的事。

我走了,以后再不會見到我的筆跡,也許你為此而難過。

我們這一代就是施肥的一代,用自己的血灌溉快將實現的樂園,讓后代享受人類應有一切幸福,這就是我們一代的任務,是光榮不過的事業,死就是為了這,而生者亦是生的努力方向。幾多英雄勇士為此而流血,拋出自己的頭顱,我不過是大海中一滴水,平原的一株草,大海無干旱之日,烈火亦無燒盡野草之時。

我走了,太陽我帶不走,你跟著它呀!永遠地跟著它呀!

朋友,努力!天一亮,你就會看見太陽的微笑。

愿你

幸福愉快

卡 留筆

舊歷閏七月初三

(1949年8月25日)

真是蹈厲之志,大節不奪!李卡,一個年輕的盜火者,犧牲時年僅27歲。是什么讓他把三尺之軀捻成了火把?又是什么讓他如此樂觀、向上、大無畏?

我被情感驅馳著,千方百計找到了他的資料,特別是鮮為人知的“獄中書簡”。粗略統計,僅獄中所作就有23份,包括詩1首,信19封,日記3篇。透過文字的光,必須說,我窺見了一個平凡而又高尚的靈魂。

不消說,目下我已能大致描摹出李卡起初的樣子。一個粵西的少年,瘦削而深思,早早接觸了革命思想,社會沉淪,現實黑暗,即便身處深山,也難以平靜。他宣傳進步思想,號召人們團結抗日,并奮身抗爭學校當局。

抗戰勝利后,李卡考上了廣州的大學,后來又在《建國日報》當記者。他胸懷理想,以筆為戈,寫了不少戰斗詩文,在《建國日報》的副刊和香港《華商報》發表。

李卡的詩,鏘金鏗玉,富寓哲思。比如這首《我有一支胡笳》:我有一支胡笳,從戰地帶回了家。春天,在田野里,在閃爍的水面上,我和青蛙、蝦蟆一齊歌唱。秋天,在河邊,在拂著的榛樹中,我和流水、夜鶯一起哀傷。我有一支胡笳,可是我不是一個音樂家……我有歡樂也有憂傷,我愛土地也愛海洋。

李卡的文,磊落豪橫,輕卒銳兵。比如,他寫《誰叫你失學》:惟是在抗戰勝利了的今天,竟然有些教育家,不知廉恥,大發其招生簡章,假借某院長某部長某將軍做校董來招生,到了水落石出,奉令停辦的時候,竟不發還學費等無恥的行為,實為中國教育界最大的恥辱,亦即是中國的青年學生最大的痛苦。一面是教育家大發其“復員財”,一面是一群莘莘學子走入了失學的迷途去,嗚呼中國教育!

文能提筆作賦,武能上馬殺敵——如果在古代,李卡就是一個標準的儒將。1947年,他被派往韶關粵贛先遣支隊,任司令部參謀,后又調往曲南游擊大隊,任武工隊隊長。他的槍法極準,隨手一揮,鳥雀落地,百發百中。因為受過良好教育——還曾被地下學聯送到香港達德學院學習,他指揮作戰履機乘變,又注意攻心為上,很快就打了好幾場勝仗。一時間,他成了敵人心中神秘而又可怕的人物。

不過,那時并沒有多少人知道他的真名,只曉得他的綽號——“古怪李”。那是因為他生性詼諧,有次晚會邊演邊唱了當時頗為流行的《古怪歌》,樂得大家前俯后仰。從此,“古怪李”不脛而走。

他是1949年1月14日晚上被捕的,在一個山村的草房里。他從夢中驚醒,立即將文件撕毀,塞到嘴里吞下去。敵兵見狀,舉起槍托猛擊其胸……

即便進了芙蓉山監獄,李卡也還是李卡。一方面,他認為“我的被捕及死都是意料中的事,是不可怕,而怕也怕不來”,便團結獄友,與敵人展開面對面的斗爭,直斥“滾開吧——你,既不滾開又不投降,我們有權命令,太陽消滅你”;一方面,雖牢飯難吃、胸部受傷,仍勸朋友“不必再買什么補藥,我不應有此享受,實在比我更辛苦的朋友還有,前方的和后方的”“補藥我還未動,朋友們又要打游擊,為了經濟計,存著它,我亦想送去給他們,他們亦在營養不足中工作呀”,把補藥讓病友“分甘同享”了。

如上,如斯,李卡已不愧為一個英勇的人。但視死如歸的他,在最后時刻又將生命的燈草猛地燃起,用理想為人生壯行,以信仰向人民謝幕。

德國哲學家阿多諾認為:死亡孕育著成熟,最后的日子可以讓你的眼界變得更為開闊,甚至會讓你的見識超越你對生命的原有認知。

是啊,獄中文章多名篇。文天祥寫出《正氣歌》,譚嗣同揮就《獄中題壁》,方志敏創作《可愛的中國》。李卡呢?他把自己對家國命運的思考,對親朋戚友的囑托,盡付“獄中書簡”,由獄友鄭超群的母親秘密帶出。

你看吧!看李卡慷慨赴死的意氣吧:“最壞的(也是我感到最快樂的)場面會降臨,我時時準備著,但最惱的就是不清情況而已。”“我的生死,我是置之度外,你不要為此而悲哀,千祈,千祈。”“我是隨時準備那快樂的時刻——被殺戮到來,我是有此勇氣的。不過,老實說,敵人也要對我的問題作周詳的考慮,今天誰不清楚敵人,而敵人又何嘗不了解他們自己?我有時默然的呼喊——‘有本領就殺吧!!!看你行運到幾時!!’”

你看吧!看李卡心系家國的情懷吧:“國共和談,雖共方寬大為懷,以與人為善的態度來談,但大局如此,也許談不成。什么力量亦不能阻礙人民的前進,誰有這么大的力量?誰敢,誰就被消滅的。”“好的日子是屬于全人類的,海(注:指李卡)不會自私,有什么出乎你意料之外時,宜把過去的舊的放在事業的后頭。”“國家事時刻在變,真快了。”

你看吧!看李卡燕處超然的品格吧:“在個人的幸福看來,當然是件痛哭流涕的事,在追求人類解放工作看來,是影響微小的。”“對我的問題,千萬不要搖尾乞憐,這才是愛我的表現。”“我的遺尸問題,你不必理它。人死了尸是不值得留戀的。”“我個人或有一些值得別人學習的優點,我死后,你不要向別人夸耀,那是極其微小的,何況我缺點多著呢。”“我真快樂,形容不到的快樂樣子。”

你看吧,你看吧……

屠刀,終究會落下。

命運,似乎早就寫好了劇本。“古怪李”,沒能夠等到“雄雞一唱”,就在新中國成立的前夜,倒在了血泊中。

就是這就義,也是獨立不倚,凜凜難犯啊。風度路上有風度,這是革命者的風度——9月4日,曲江解放前夕,風度路口,李卡高唱國際歌,從容赴死。敵人叫他跪下,他昂頭不理。強按下,一松手馬上起來。再按下,再起來。如此反復,敵人只好使勁摁,再不敢松手。

槍聲響起,李卡倒下,濺起的血,打在旁邊敵人的身上。

浮生似浪,歲月如潮。70年過去了,李卡的“獄中書簡”讀來依然讓人澎湃。這是怎樣的一顆流星啊,短暫,又永恒……我聽說,李卡的外孫取名“毛思卡”,就是寄寓這份拳拳至意。

思卡,思卡,初心,來處。(作者:李宜航 來源:學習時報)

關鍵詞閱讀:

讀27歲茂名烈士李卡的獄中遺書,重溫共產黨人的初心使命

讀27歲茂名烈士李卡的獄中遺書,重溫共產黨人的初心使命

秋葉開始泛黃的時候,我作為廣東省委主題教育第七巡回指導組的副組長,到湛江、茂...[詳情]

[email protected] www.asqymn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聯網出版機構 ICP備1601544號-1

聯系網站:[email protected]    違法信息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關于我們 - 聯系方式 - 版權聲明 - 招聘信息
彩票模拟摇奖机